位置:首頁 < 知之遊

歲月奔馳 迎來了春天

2018-05-11   BY:鄭雪芹




“我看到那些歲月如何奔馳,挨過了冬天,便迎來了春天。”

春天給人的感覺是生機,除了枝頭,還有更多地方充滿著生命的氣息。在村子裏,在海灘,亦或是在地球深處……


幸福民族村


暖洋洋的春天,民族村裏熱鬧的氛圍有種年味將盡未盡的感覺,26個少數民族的融合,讓這裏活色生香。阿瓦人民的“司崗裏”傳說,白族的“南詔文化”,彝族阿黑哥和阿詩瑪的愛情故事,傣家的竹樓……豐富多彩的村舍建築、生產、生活和宗教習俗的再現,成為雲南民族文化的縮影。


民族村在距離市區10公裏處,臨滇池之濱,與西山森林公園隔水相望,山環水繞,充滿靈氣。興許是得天獨厚的自然景觀和水文調節,使得民族村內花枝不斷,四季繽紛,每一刻,每一季,都有各自動人的美景。

民族村的主大門造型富麗典雅,氣勢恢宏,人們來來往往,最喜歡在這裏拍照留影。其門首懸掛著“雲南民族村”五個雄渾遒勁的燙金大字,正中是一隻振翅騰飛的金孔雀圖形徽標,象征著雲南民族村吉祥幸福,興旺發達的美好前景。大門廣場前幾頭“白象”正漫步在綠草坪之中,最前麵的一頭大象仰頭高歌,迎接各位遊客的到來。大象在傣族人民的心目中是吉祥的象征,白象迎賓,就是給大家一個吉祥的祝福。


景區內水陸交錯,清新優雅,各個村寨景點錯落有致,風格迥異。其間有綠蔭小徑,亭閣回廊、拱橋石階相銜相接,並與滇池湖濱大道首尾貫通。遊覽線路,路轉水回,柳暗花明,引人入勝。若是一村接一村地玩賞,一天時間還嫌緊湊,而我隻流連於浪漫的傣族和神秘的白族。


自小便唱著《金孔雀》的兒歌,竹樓、金孔雀、傣家姑娘就是印象中的傣族元素了,而傣族村內,還有更多:奪目的風情塔,銀色的塔尖在陽光的照射下,光彩熠熠,風送銀鈴的清脆聲動聽悅耳,甚是誘人;蜷著長鼻吃果子的大象,活潑而靈動,吃起美食來完全不像憨厚的胖子;還有熱鬧的“潑水節”,再有一個月就是歡度潑水節的日子,遊人期待,傣家姑娘們更是蓄勢待發。興許,傣族喜水,故而浪漫。

之所以覺得白族神秘,這要源於神話故事中認識的南詔國。看過《仙劍奇俠傳》的,都應該知道趙靈兒來自神秘的南詔國,其實在中國曆史上的確有這麽一個國度,在美麗的雲南,在湛藍的洱海邊,隻是歲月帶走了很多記憶,隻留下位於洱海之上南詔國最後的遺跡。這個遺跡便是如今的南詔風情島,作為洱海三大島之一,它與雙廊村隔海相對,四麵環水,水運便捷,所以在大理有“大理風光在蒼洱,蒼洱風光在雙廊”之美譽。


白族村就像是一個南詔國的縮影,村內有本主廟傳承著南詔的宗教信仰、花園茶社裏的“三道茶”沿襲著南詔宮廷禮儀,還有白牆青瓦樓房民俗館、白族民間工藝品紮染和大理三塔微縮景觀。頭戴彩花包頭的白族姑娘前前後後招呼著客人,耳邊的纓穗飄揚,我仿佛觸到了來自下關的風……


民族村裏,那些多民族的故事,總也道不盡。你能想象到的美好,都是他們生活的樣子。


遊完民族村再環滇池漫步,或是乘索道上西山龍門,穿越叢林,完成新年的登高祝福,再踏著暮色歸家,意猶未盡。


撫仙湖 眾神的歡樂場


真正的撫仙湖,是彩色的。如果你想盡情享受這片海域,那就避開78月份,花幾天時間,遊泳泡澡、環湖騎行,探尋海底世界,或是沙灘漫步、靜靜地吹吹海風……從沙灘到海灣,或是孤島,交替感受這裏的寧靜與浪漫。


有人說,撫仙湖不就是一片湖嘛,為什麽叫做海,在雲南人的眼裏,隻要是大點的水域,就且稱作海!況且,這片被稱作是中國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珠江源頭第一大湖的地方,在我看來,與大海一樣包容而寥廓。放眼望去,是看不到邊的,在海天相接的地方,唯有風帆點點,或是影影綽綽的大山。


撫仙湖多數時候是寧靜的,尤其在迷霧將散未散的清晨,租一輛自行車環湖騎行,整潔且悠長的公路與海岸線平行地從身後閃過,朝陽從海岸線徐徐升起,慢生活在這裏實至名歸。暮色將至時,數著風帆而歸,海風和浪潮的聲音在耳畔愈加清晰,這裏沒有夜生活,隻有催人安眠的夜。


或許不隻有喜歡寧靜的人,大多數人把這裏當做是娛樂的天堂。沙灘是小孩的主場,稚嫩的雙手在綿綿細沙中壘砌城堡,創造著自己的童話世界,或是用沙子埋住雙腿,搖身一變成了湖畔美人魚。而風姿綽約的女郎呢,穿著比基尼戲水、曬著日光浴,3月的風也溫柔,陽光也細膩,比起燥熱的夏天,更為舒心和愜意。


湖區的一流美食,讓旅行錦上添花,相信你聽說過抗浪魚,喜逆流而上,在所有海洋湖泊中,為撫仙湖所獨有,它以肉嫩味美,曾作為康熙貢品而聞名於世。在這裏,花幾個小時吃中飯、嚐一嚐銅鍋煮鮮魚、享受藍色海景都很正常。


這湖麵之上是一派醉人的風光,一抹幽藍底下卻又藏著許多傳說和秘密。

2000年一名叫做耿衛的專業潛水員,在撫仙湖東北岸的一次潛水的過程中,發現了很多具有人工痕跡的石板石台。從這些靜躺在水底建築石料上附著的厚厚的青苔來看,這些水下建築的年代非常久遠,那麽這些水下建築是從哪裏來的?又是怎麽到水裏來的呢?直至2006年,撫仙湖當地官方聯合媒體通過下水探秘後再次發聲,才確定了傳說的“真實性”。水下古城的傳說為撫仙湖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相信你聽說過瑪雅文明,而相比之下,撫仙湖的古城傳說毫不遜色。在雲南澄江縣的曆史上,有史可查的有3個城市,其中最早的是俞元古城,後來在史書上神秘消失,這是很多專家傾向於認定水下城市就是俞元城的原因。耿衛說:“和其他的古代文明遺跡相比。撫仙湖水下遺跡的規模絕不遜色。擁有超過21米的高大建築,這在瑪雅文明遺跡中都是不多見的。對它的研究將是一個世界性的課題,困擾考古界多年的古滇文明的謎團,很可能通過撫仙湖水下古跡揭開。”


水下古城的傳說吸引著越來越多的潛水愛好者來到這裏,眼下還未到潛水的最佳時節,但若有機會,在5月入夏的一段時間來此,在撫仙湖北岸月亮灣濕地公園、撫仙湖東岸海鏡村、撫仙湖西南岸的孤山風景區以及撫仙湖西岸的祿充風景區四個不同的水域潛水可看到不同的景觀,與水下精靈共舞,興許還能帶你發現古滇國的蛛絲馬跡。


穿越侏羅紀時代


一個失落的侏羅紀時代,在楚雄祿豐重現。


1938年,一支由中、美、英等數十個國家逾千名恐龍專家組成的隊伍進入祿豐,從祿豐460平方公裏的範圍內發掘出了160多具恐龍化石。迄今為止,祿豐內陸盆地共發掘出了720 52188 507種古生物化石,是名副其實的遠古生物的搖籃。


想象,腳踩的這片土地上,兩億年前生活著另一類物種,真是驚險又刺激。如果,來一場穿越之旅,你是否想要進入侏羅紀世界,與恐龍來一次億年之約?答案是肯定的。


在祿豐恐龍穀看到還原的恐龍真跡以後,著實震撼。恐龍穀大遺址是恐龍化石骨架集中展示區,遺址處被隔開保護了起來,人們排隊走近,仔細觀賞,那個顏色較暗、還留著挖掘過痕跡的地方就是恐龍曾沉睡過的地方,出土的恐龍化石靜靜躺在燈光下,在這個小小的洞穴裏,終於和恐龍相遇了。


而大本營是一個知識庫,少年兒童喜歡聚集在這裏互動,從恐龍知識、恐龍生活、地球變遷和生命演化的全過程都細細瀏覽,漲知識、開發新天地,就集中在恐龍穀大本營了。


進入了侏羅紀城堡後,可以看到由十六塊銅雕組成的時空長廊,長廊的牆壁上刻有“穿越時空,探究生命”八個大字。時空長廊描述了從寒武紀到第四紀地球46億年間生命的進化史,隻需花5分鍾時間走過這條150米長的長廊,就作了一次穿越46億年的時光之旅。


地球深處的奧秘無窮盡,也無法想象。或許祿豐在億萬年前就是一塊寶地,從地底噴湧的溫泉會不會是恐龍們飲水的源頭,埋藏億萬年後終於爆發,才讓澳门网上百家乐有幸在溫泉世界裏感受到來自地下2850米的地球溫度。這樣設想,倒覺得恐龍時代更加神秘。


然而,在春色肆意的時節,生命不肯安分停歇,恐龍卻永遠沉睡了……




文/鄭雪芹

攝影/普中華  張家翰  張慶生

推薦文章
RECOMMEND ARTICLES

評論COMMENT

0 條評論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技術支持:嵐海網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