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知之遊

雲南驛 從前的故事

2018-05-11   BY:劉丹妮





從前的“雲南”,不是現在的雲南,而是一個有著兩千多年建製曆史的古鎮,她叫雲南驛。


雲南的古鎮很多,有名的更多,波瀾壯闊的曆史長河,讓每個古鎮都有著不同的際遇、不同的故事。


這個最早叫“雲南”的地方,是“彩雲之南”的故裏,是古南方絲綢之路上的驛站,也是曆史上重要的軍事要地。也許那裏的風景沒有你期待的驚豔,但那些駝鈴聲聲的過往如歌,那些戰機轟鳴的歲月不會忘記,那裏的故事絕對值得你探尋、回味、向往……


從前的故事,裹在雲南驛淡淡的煙火裏,日日年年。


光輝歲月 雲南驛的過往和曾經


很久以前,從四川經雲南到緬甸、印度直至西亞,有一條通商大道,這就是著名的古南方絲綢之路。通過這條古道,中國的絲綢、茶葉、瓷器等遠銷緬甸、印度、羅馬帝國和阿拉伯國家。而這些地區的瑪瑙、象牙和珠寶又被販運到中國。在這條南方絲綢之路上,雲南驛是必經之地。


在公元前109年,雲南驛是茶馬古道的咽喉要地,因此雲南縣的縣城設在雲南驛。蜀漢時增設雲南郡,郡址仍在雲南驛。唐代時此地是南昭國與唐朝對峙的前沿軍事要塞,南昭在此設置了第一個節度使。宋代大理國時期,大理國王段氏在大理境內設十賧,雲南驛為雲南賧,轄區已經包括了今天整個的雲南省。因此,雲南省的“雲南”之名,就是起源於雲南驛。據史書記載,在元代,雲南驛仍然是雲南州治所在地;明代初期,也是雲南縣治所在地。直到明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雲南縣遷到洱海東衛城南(今祥城鎮),雲南驛才成為名副其實的一個驛站。其間它作為行政管理機構縣、郡、賧、州或軍事機構節度所在地,共經曆了1493年的光輝曆史。

明清時期,雲南驛是茶馬古道上最繁華的集散地,大大小小的馬店曾經發展到三十多家,當時最大的客棧錢家馬店可接待300多匹馬,一天供給幾千斤草料。這個被稱為“大馬店”的錢家馬店目前是雲南馬幫文化博物館,大馬店的北院,現在也開辟成了二戰紀念館。今天,雲南驛仍然保存了不少作為驛站時期的曆史遺跡和人文景觀,村內現存完善的古鎮古道和馬店驛站。


現在還健在的錢家第四代掌櫃錢家定回憶說:“那是讓人難忘的日子。傍晚,伴隨著落日的餘輝,一隊隊馬幫在叮當作響的馬鈴聲中,進駐這座古老的驛站。天還未黑,客房就住滿了南來北往的趕馬人,他們雖然已經在崎嶇的山路上跋涉了一整天,仍饒有興致地聚集在一起,一麵喝著香噴噴的烤茶,一麵吹噓著各自在路上的見聞和奇遇,奔走了一天的騾馬大口大口地吞嚼著草料,不時地打著響鼻……迎著次日的黎明,在一片吆喝聲中,一批批馱著各種物資的馬隊又匆匆奔向它方。

走在青石板鋪成的主街,街心中的引馬石上依稀可見的馬蹄印,仿佛在印證那段正在消失的曆史,古驛道兩邊的古老民居仍有許多今天已不多見的雲南漢族傳統的一門一窗一鋪台式樣的房屋,鱗次櫛比的商鋪,默默的告訴著人們它當年的輝煌。年事已高的老掌櫃依在自家年久失修的店門口,哼著憂傷的“趕馬調”,回味著那段不可磨滅的記憶……


鐵血長空 雲南驛的風雲和傳奇


雲南驛不僅僅是古南方絲綢之路上的驛站,也是曆史上重要的軍事要地,特別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雲南驛作為二戰中盟軍在遠東最重要的軍事基地和物資中轉站,舉世聞名的駝峰航線、滇緬公路、中印輸油管都匯集在雲南驛這個彈丸之地,使這裏成為盟軍在遠東最重要的戰略反攻基地。


也許,B-24C-53P40這些代號對你來說顯得很是陌生,那麽,駝峰航線,飛虎隊,史迪威公路和中央航校這些名字裏也許會有你熟悉的過往,但是,無論是熟悉還是陌生,無論是巧合還是必然,曆史選擇了雲南作為了那段往事的見證者,它“幸運”的目睹了中國抗戰中最為輝煌的一章,那些曾經鐵血長空的親曆者們不會忘記雲南驛的山山水水和那些戰機轟鳴的滄桑歲月。

故事還要從1929年那個9月說起。當時的雲南政府在南京國民政府的授意下,開始著手修建軍用機場,最初修建機場的資金幾乎全部來自當地豪紳,大戶的捐資,僅僅一年的時間,在極為粗糙的工藝下修建了一座用粗石砂鋪就的跑道和停機坪,同年國民黨航空部隊第38站入駐,隨後配套的高炮、機場修配和補給單位逐漸落戶雲南驛,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國民黨中央空軍軍官學校由河南洛陽遷入雲南驛,從此,該校成為了國民黨空軍的戰時搖籃。隨著戰爭的升級,日本空軍肆無忌憚的進入中國西南的領空,1941年,機場開始擴建,依舊是極其簡陋的工具。雲南驛機場通過擴修成為擁有跑道3條、停機坪10個的大型機場。那些年月裏,每天有三到四批次(每批次6架次)的飛機在這個機場上起降,國軍、盟軍、中國航空公司的飛行員,以及當地勞工等數萬人日夜奔忙著。


1942年5月,美國援華空軍飛虎隊駐守雲南驛機場,並在此建立了美國紅醫院,開了兩家紐約餐廳華美餐廳洋味飲食店,並在周邊的村莊設有倉庫、飛機修理廠和油庫。有近3000名美國軍官、飛行員、機械師在這裏生活戰鬥過。也因此,這裏曾被稱為小紐約

隨著機頭畫著鯊魚嘴的P-40戰機的到來,日本空軍逐漸的告別的雲南的天空,甚至遠在越南和泰國的日軍機場也變得岌岌可危。但也有數以萬計的抗日誌士和民工,為修建和保衛這個重要的軍事基地英勇獻身。“飛虎”隊員美國空軍中尉莫尼就是其中的一員。19421226日侵華日軍派出24架轟炸機、8架零式戰鬥機竄入祥雲上空,再次空襲雲南驛機場,妄想掐斷這條重要的運輸線。美軍飛虎隊起飛迎擊,因機場跑道限製,隻能單機起飛,莫尼中尉身先士卒,架機衝向敵寇,戰鬥異常慘烈,在衝散敵機隊形,擊毀敵領隊飛機時不幸機身中彈起火,為了保護祥雲城區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莫尼中尉堅持駕機離開縣城上空,雖跳傘脫險,但已身負重傷,經搶救無效於當晚殉職,年僅二十二歲。為了緬懷國際盟友的功勳,祥雲民眾為他建立了“美國空軍莫尼中尉殉職紀念標”並舉行了隆重的悼念儀式。


1945年,隨著“滇西反擊戰”的全麵勝利,“滇緬公路”的再次貫通,機場逐漸恢複了往日的寧靜,1949年隨著時局的變化,國民黨航空部隊航空站的最後撤離,昔日輝煌的飛機場也隨之荒廢。時間抹去了這裏的一切,但是曆史卻永遠的記住了雲南驛的過往。


煙火人間 雲南驛的夢想與如今


馬蹄聲遠,炮火煙滅,如今的雲南驛,街上引馬石路麵上還有深深的馬蹄印,當年那些修建飛機場的大石碾子都還在,那些飛機庫還在,天空和七十年前一樣的藍……但曾經的繁華和滄桑都已如過眼雲煙,連忙碌的喧囂也不在了,隻剩一縷縷嫋嫋炊煙,逐漸把飽經滄桑的古鎮還原成城市人夢想的田園鄉村生活。

大樹下、房屋前、街道邊,隨處可見靜靜閉目養神的人們,斜躺在躺椅上,一杯蓋碗茶,就可以一邊打盹、一邊極其奢侈的懶整整一個下午、一個黃昏。古鎮上常常有一群小腳老太,輕盈地移動著“三寸金蓮”,身姿婀娜地行走在古老的青石板路上,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向人們訴說著古風猶存的“小雲南”千年古驛鎮的曆史和文化。

小貼士

雲南驛位於滇西,大理白族自治州祥雲縣城東南21公裏,是通往大理、麗江、香格裏拉、保山、瑞麗以及西藏、緬甸和印度的交通要道。


這裏與水目山、天華山風景區相鄰,320國道、214國道、楚大高速公路從鎮域經過,是香格裏拉黃金旅遊線的必經之地,有較好的交通和旅遊區位優勢。


2003年12月,雲南驛被雲南省人民政府公布為“雲南省曆史文化名村”。201011月,被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文物局公布為“中國曆史文化名村”。





文/劉丹妮

攝影/段兆順 劉建明 王自林

推薦文章
RECOMMEND ARTICLES

評論COMMENT

0 條評論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技術支持:嵐海網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