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行之遊 < 雲南

怒江 逆流之美

更新時間:2016-06-20 風花雪月 蒼山 洱海 雙廊 大理三塔 白族



丙中洛 太陽和野花

  當我知道美麗有顏色,是在我逆著這高原上的江水,好似蝸行般在地圖上攀援向世界的高處的時候——平行著河流,平行著國境線,看到大比例尺的地圖,才發現我已經是在雲南的遠方。

  在這個高山峽穀連綿不斷陰雨的四月,因著某些機緣巧合,我第二次輾輾轉轉來到丙中洛。這是一個反常的春天,厚於往年的雲層、多於往常的雨水,導致了危險於平常的滑坡和塌方——路很不好走,尤其是從六庫到丙中洛的這條路,緊依著高聳的山體,垂沿著怒江逆流而上,足足要花費整個白天的時間。

  這是一個小小的小小的鎮子,小到隻有一條幾百米長的街道,十分鍾就可以把所有的店鋪仔仔細細逛完;然而它又坐擁這一片大大的大大的高天,有河流梯田,有疊嶂和山巒。


  雨天有它的美。清晨醒來,推開窗,劈頭蓋臉的是積攢了一整夜的新鮮氣流湧進你的肺部,然後順著身體的一條條血管,清洗著全身每個細胞。雲霧縈繞在山間,一坨一坨或者一串一串,和這深山綠色係構成一幅漸變的白綠條紋畫卷,堪稱大手筆、大潑墨。

  衝出客棧,乘著綿柔的雨絲往自由處奔跑,在這曠遠的田野間在這蔥翠的群山間兜轉,渺小也渺小得無比自在。

  田畦裏積滿水,一顆顆雨點失著足落進去,然後“混為一潭”最後消失不見。在這空靈的天地間靜聽,萬事萬物都有了一種清脆的回響,叮叮咚咚或者滴滴答答。當雲朵裏飽滿落下的雨水飽和了塵埃,靈魂也一如洗過般純淨。


  這個大山深處的美麗鄉村,養在深閨,默默地自顧自繁茂。奔騰的怒江像一頭怪脾氣的活獸,如處子也似脫兔,善良勤勞的人們世代耕耘在山脊山腹上,雨露滋養豔陽溫潤,淡泊守己,無爭無聞。每當坐在德拉姆客棧門前麵對著這一幅深山怒水,每次都作出再留一天的決定。

  於是,終於等到一個晴天,站在天台上,眼前是寂靜安詳的田園村莊,背後是嶙峋高聳的雪山,怒江水在峽穀中回響,看到陽光,聽見風,觸到咕嚕咕嚕的雲朵,身上披滿溫暖。當陽光普照著大地,並撲麵而來花灑在全身,快樂就是這樣簡單自然。

  在丙中洛的每一天我都想起海子。


  雨天的時候,他說“活在這珍貴的人世間/人類和植物一樣幸福/愛情和雨水一樣幸福”;晴天的時候,念叨起《太陽和野花》:太陽是他自己的頭/野花是她自己的詩;入夜,這樣的明月高懸,這樣的溪水潺潺,這樣的雪山掩映,深山,朗夜,靜天,星雲,席地而坐:“明月如鏡高懸草原/映照千年歲月”……

  在這裏,我不得不想起海子,我想起了海子,我不得不想起你:今夜,我在丙中洛,今夜,我不關心人類,我隻想你。



怒江的江

  又是一整天的奔波返程。

  班車一路沿著這條洶湧的河順流而下。

  車窗外是不停息放映著的風景,美麗天成。山腰或者高在山頂的石屋,一種“白雲深處有人家”的仙境感;那一腳一腳一輩一輩踏出的山路,從家門通向山底的河床;淩跨於怒江之上的溜索吊橋,聯通著群山和生活;莊稼栽種在任何隻要有土壤的地方——傾斜80度山體的不規則形菜地、水泥路側僅容得下兩列的玉米田……不斷地想象著這裏的人們世世代代的生活:走路、種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們與自然和諧共處,簡單地、平靜地,生息在他們自己的山水間。



  四月的怒江開始渾濁,一路用眼睛描繪她的輪廓。奔騰在一座一座山川間,耳邊是她滿滿的生命的體息,永不停止流動。清流緩急,如果中間有大塊的石頭駐紮,她似乎就頓時改變了原本平和的麵孔。突然發現,原來這裏的河流是有生命的,她有自己的表情脾性,能發出自己的聲音表現出她獨特存在著的體征。



  她是活著的,河流,怒江。

  如這裏的山一般。

  山河生了人,人也養著山河。

  想起雲南本土詩人於堅的詩句:在我故鄉的任何一個地方/你都會聽到人們談論這些河/就像談論他們的神。

  是的,在怒江,神不再是一個傳說,這山這河正是神一般的存在,護佑著她山河的子民。





圖:楊發順 張家翰 王英 肥小貓 冉傑

熱門路線
HOT ROUTE

叢林飛躍 西雙版納原始森林公園 會澤雨碌大地縫 匍匐在大地傾聽 大美珠江源 雲南高鐵沿線景區景點 迎來新機遇 鏡頭裏的大美 曲靖度假 旅遊線路推薦 曲靖親子遊 旅遊線路推薦 從邊城河口到 越南沙巴 高黎貢“油”畫 怒江 逆流之美 雲之南 花之城 體驗石林溫泉SPA 行走茶馬古道 從河流到瀑布,對一個城市近距離的表述 石林喀斯特地質博物館——石之盛宴

評論COMMENT

2 條評論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技術支持:嵐海網絡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