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頁 < 知之遊

醉在唇邊盛開的那滴酒香裏

2016-12-29   BY:荷青





與你相撞,是前世今生的輪回

唇邊盛開的那朵酒紅

是我無法抵達的草原



詩意春天 好運來酒


王小波說:“我一生最奢侈的事,就是途中與你相遇,然後相濡以沫,共聞花香。”這旅途盛景,可謂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恍如詩意一般的春天。


不經意的一抬頭,我便讀懂你唇邊關於酒香的獨白,醇厚綿長的韻味來自於我內心的潔白。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很慶幸,在生命最好的年華裏與你相遇。我不是癡戀酒的人,卻能在你醇厚香甜的韻味裏演繹生命輪回。


相遇一壺好酒,就如遇到久違的知己,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似乎冥冥之中詮釋我心底最纏綿的情話。


輕抿一口好運來酒,躺在紅色瓊漿如月的柔懷,唇齒綿香,如春天般戀愛的香甜,如詩意一般的醇厚,如沐浴清晨溫柔如絲的陽光。


受益於好運來酒的釀製,嵩明人得到靈感,還發明了專門做甜白酒的酒曲,以及用釀酒方法釀造出的甜白酒。





一碗夢中的白月光 老地山酒


煮一壺老地山酒,遙望詩意的遠方。


盛滿一碗夢中的白月光,尋找世外的落塵。


放牧雲朵和心中的思念,放飛我紙張上靈動的文字以及那首關於你的詩歌,馳騁於心中的草原,翱翔在著名詩人、藥物學家蘭茂撰寫的《滇南本草》中,徜徉於一杯清純甘甜的酒香裏。


一襲白色月光拖地,撚起異地純白而溫和的老地山酒,性溫而味辛,味綿厚悠長,清甜爽口,於神秘的國度做一個安靜的賞花人。


在這之前,我僅僅是一個單純的手藝人,夜晚,和著月光的皎潔,喝下你為我斟滿的酒,清冽龍潭水釀就而成的醇厚綿香,如一顆白寶石一般恰如其分地植入我靈魂,正好撞擊你臉頰的紅暈。



夢一場,醉一生 黑瑪卡酒


喝最烈的酒,唱一首最古老的歌,與南美洲秘魯安第斯山區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原上的植物相碰,傾聽關於數千年來被譽為“南美人參”瑪卡的故事,你會發現青春終將一去不返,亦如澳门网上百家乐經曆的感情,經不起風花雪月浪漫的推敲,卻能在歲月低窪處找到碰撞的火花。


一切語言之外的美麗,都不及草原的遼闊,那一滴金色濃烈的酒香如同一場華麗的華爾茲,腳尖踮起最質樸的情懷。


“南美人參”一直被印加人看作是安地斯山神賜的禮物,是大自然對人類的饋贈,高雅連同酒文化一起發酵迸發,如同愛情,合適的時間相遇合適的人,與5060度的白酒完美契合,方能襯托自然的優雅以及不同的韻味。


遇到誰或被誰遇到,都注定了一生的執著!



咀嚼你一世芬芳 樹莓酒


今夜,隻為輪回的你彈奏一曲琵琶語。


紫色的,不染一絲塵埃的你,如同戈壁精靈,唱著一首古老的童謠走進充滿煙火的世界。


人間煙火,我確定那是你我最好的歸屬,我一肩風塵的世俗,掩護你來不及認清的雙眼。


古人雲“酒為諸藥之長”,我確定,你我的相遇來自於那一株樹莓的芬芳。


至於那些馬蹄聲驚擾的故事,我會打開心門,和你一起聆聽明珠一樣的聖潔和安然。我更能確定,你是治療我心病的甘泉。


手捧大碗樹莓酒,與山河冰川兩兩相望,我最初的豪情,依舊和與你相伴的記憶有關。


靈魂荒蕪的日子,請允許我飲下你,如此我就不用在你心門外駐足百年,我怕我的記憶會模糊。





文:荷青

圖:陳蓄佳(部分圖片由網絡提供

推薦文章
RECOMMEND ARTICLES

評論COMMENT

0 條評論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建設技術支持:嵐海網絡公司